- N +

柿子红了(王曙摄影散文之705)

导读 : 王曙摄影散文之705柿子红了  闽西的柿子红了。红色染透了山冈和山沟,红色流趟,流进村庄。土楼旁、小路上、村头、幽巷,晒柿饼的竹匾,密密麻麻浩浩荡荡,火焰似的绕着村缠着庄。如同猩红的晚霞落进村村寨寨,... [...]


柿子红了(王曙摄影散文之705)


王曙摄影散文之705




 



 

闽西的柿子红了。

红色染透了山冈和山沟,红色流趟,流进村庄。土楼旁、小路上、村头、幽巷,晒柿饼的竹匾,密密麻麻浩浩荡荡,火焰似的绕着村缠着庄。如同猩红的晚霞落进村村寨寨,人们在收获中忙碌,在忙碌里陶醉,在陶醉中歌唱。

在古朴的土楼下,人们忙着将新摘下来的柿子洗净削去外皮,放在太阳下暴晒,这样的柿饼晒透后会自然地裹上一层白花花的糖霜,吃起来甜蜜爽口,而且带着一种独特的糯香,特别是吃到里面的软核,咀嚼起来津津有味,倍有感觉,似乎在啃食整个秋天。采摘柿子还有讲究,太生的不行,太熟了的柿子也做不了柿饼,只能让其自然地掉落烂去化作肥料。

闽西的柿子甜了。

浓浓的粘粘的甜,凝住了山风,粘住了脚步。屋里屋外,房前房后,都被甜蜜紧紧裹住。

这里的人说,闽西的柿子咬一口甜掉牙。

你还别说,这里的老人和孩子没牙的还真多。



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坚持“一房一设计”的贝壳装修,是想好好对待你对“家”的期盼
下一篇:能征服美国西部的不只是骏马,还有这颗“移动的钻石”